发表于:

《邓鸿源专栏》对于当前大学教育面临危机的省思



《邓鸿源专栏》对于当前大学教育面临危机的省思

据报导,少子化风暴猛烈,未来 10 年估计将减少 10 万名大一新生,仅剩 15 万多名新生,大学倒闭潮来临!(https://news.cts.com.tw/cts/general/201804/201804091920266.html)

2017 年 11 月 23 日,行政院院会日前通过《私立大专校院转型及退场条例(草案)》,首度以专法明文规範私校列入专案辅导的标準、强制转型退场的条文牵制财团,且让支持私校的政客不能再捞钱了,难道还要支用我们辛苦的纳税钱为他们「擦屁股」吗?可知中国科举文化害了多少人吗?20 年前的决策者难道都不用负责任吗?

由于少子化,大专新生骤减,教育部开始针对私立大专校院转型及退场条例草案举办公听会,力拼三月送进立法院,草案中不再将学生数、注册率视为退场条件,但若欠薪超过三个月、生师比过低、违法等,将限期改善或转型,否则强制停办。

(https://news.pts.org.tw/article/348931)

可悲的是,现在有些人还天真的以为取得博士学位就可以在大学任教,如据报导,不久前有位现年 37 岁的林姓文化大学哲学系博士,原以为博士念完,就可以进入大学教书,没想到投递履历表到多所学校后却碰了一鼻子灰。为了谋生,他只好四处打零工,对此现况,他只能苦笑称自己是「城市游侠」,台湾像这样的「流浪博士」不知有多少,这难道不是教育政策错误所致吗?

欧美国家的教学,都是请学生上图书馆借书,很少使用所谓「教科书」。就是有,也都是轮流使用好几届,更也没有人在补习,哪像我们这样,每人每学期都要买新的,且内容大都很八股,学不到有营养的东西,而且许多人天天在补习,只是图利参考书业者与补习班,以致有知名中学女生沦为补习班老师的玩物,都是社会虚荣心害了她们,而熟读孔孟伦理道德与古文、自称台大中文系入学考「状元」的那个补习班老师,居然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台湾的科举制度承袭了中国腐败文化,只是培养一些道德沦丧的所谓知识分子,以致有教授集团製造假论文者,有假公济私 A 公帑图利自己者,有位清大教学绩优的教授,利用指导学生的机会,对某位漂亮女博士生伸出狼爪,害人家身心遭受巨大痛苦。也有上网募资帮助他们登山以培养所谓「领导力」的台大师生,有利用专业知识製造毒物毒杀同学或社会大众者,更有许多自私自利,视特权为理所当然、而不管别人死活的反年改人士,甚至有许多国家认同错乱向敌人投怀送抱的退伍军人,这些难道不是腐败的国民党党国教育所造成的吗?

可见不仅许多滥竽充数的私立大学应该退场,一些国立大学也是一样,因为后者已经变成许多有钱人或既得利益者的学园,让社会上贫者愈贫,富者愈富,製造许多不公平的世代。许多国立大学教授与科系也是滥竽充数居多,自己常身兼数职,把研究生当廉价劳工使用,研究有成绩,就夸说是自己指导有功,若是出了问题,则推说是研究生的问题,该加强伦理教育,自己则好官自我为之,果真印证了「士大夫无耻是为国耻」的名言。许多学校师生只会教书与读书,不重视生活与公民教育,缺乏明辨是非与道德勇气。

爱因斯坦曾说:「如果缺乏道德勇气、公民与人文素养,专家与学者只不过是训练有素的狗而已」。

目前的台湾社会与校园不就是如此吗?许多所谓「名嘴」、教授与老师,只会在媒体或课堂上高谈阔论自由、民主、人权与法治,大肆抨击在朝官员与民代,却对社会上与校园中充斥的许多威权专制时代的党国图腾视而不见、习以为常,是否很矛盾?如蒋某人铜像到处可见,每天霸凌市民,尤其是政治受害家属,许多人还将孙某人当国父,将国民党党歌当国歌唱,是否很荒谬?

目前台湾校园不缺乏所谓专家与学者,缺乏的是如同傅斯年、殷海光、彭明敏或陈文成等这样具有道德勇气与人文素养者。许多私校是该退场,然而一些公立大学又岂能例外?毕竟这些公立大学也有一堆不学无术的教授与一无是处的系所,以致无法培养具有技术专才的人,却有一堆毕业生喜欢当公教人员,只因可以吃大锅饭、领优惠终身俸并享受各种特权,这是台湾长久以来之所以只能帮人家做代工,无法培养诸如比尔盖兹、贾伯斯或马克佐克柏等创业家,以及国家债台高筑的主因。

欧美国家与以色列等国,多半是技术学校,人人以拥有一技之长为荣,要念大学也很容易,因为多半免费或只需缴很少学费,然而人家容易进去却不容易毕业,哪像我们大学易进又易出,难怪无法培养技术专才或具有独立思考的人,否则为何有许多人被江湖术士或政客骗得团团转?如妙禅与韩某人等,明明都是不学无术之辈,却有办法欺骗一堆有高学历者,这些有高学历的既得利益者,虽然熟读中国文史,且很会考试,却多半自私自利,缺乏同理心,又怎幺会获得他人尊重?

在台湾,书得得越多或学历很高者,多半人格低下,远不如有正义感的贩夫走卒如「馆长」,后者虽然只有国中学历,言谈粗鄙,却深明大义,很有国家主权与人权观念,而且勇气过人,不像韩某与柯某等那些有高学历者,懦弱又投机,却自以为「高人一等」,主张要与对我们有野心的中国「你侬我侬」或「两岸一家亲」,真是头壳坏掉,纵使有高学历又有何屁用?值得令人尊敬吗?

只有效法欧美、以色列与新加坡等国家,重视技术人才的待遇与福利,鼓励年轻人发挥创意创业,教育学生以台湾为主体的国家观念,并精简腐败的政府机构,淘汰冗员,才能开源节流,扭转目前台湾的政经与文教困境,也才能真正做到「国家安全,人人有钱」。

邓鸿源 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