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邓鸿源专栏》他山之石 看以色列教育



《邓鸿源专栏》他山之石 看以色列教育

长久以来,台湾许多家长从小要子女学许多才艺,尤其是英数理化,以免输在起跑点,以色列教育正好相反,虽起步晚,但后续爆发力十足,在起跑点看似输,却常赢在终点。

近二十年来,吾人常常看到台湾各级学生,在国际奥林匹亚数理竞赛或国际发明奖中夺冠,某些国立大学教授也常自诩发表许多「杰出论文」,然而七十多年来,我们国家却始无法自行培养一位诺贝尔奖的人才,也没有看到这些优胜者能自行创业,发展出有规模的企业。反观以色列,则恰相反。

以色列在 OECD 评鉴学童学习能力的 PISA 中,远远落后台湾,最新调查显示,以色列数学只排 41 名(台湾第 4 名)、以色列科学只排 41 名(台湾第 13 名)、以色列阅读排 34 名(台湾第 7 名),样样不如台湾。然而事实胜于雄辩,以色列却是新创大国,平均每 1800人 就有一家新创公司,人均创业世界第一。人均工程师数量世界第一,专利申请数量也是世界第一。在近 20 年内,更诞生了 10 位诺贝尔奖得主。可见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小时渺渺,大未必差。

到底是什幺样的教育或环境,可以让以色列培养出这幺多诺贝尔奖得主与创新企业家,而且又是军事上的强国?原因在以色列教育,他们让孩子在开放、自由的环境中长大,培养出独立思考与判断的能力,勇于辩论与挑战真理。以色列的义务教育从 5 岁 ~ 18 岁,18 岁以后男男女女都当兵,没有人有怨言,反而觉得当兵比起上大学更重要,因为没有国,哪有家?所以在以色列街头或海滩,随时可以看到背着步枪的年轻男女,却没有人乱用。以色列女兵服役两年,加入战斗部队是三年,不在乎薪水,只在乎是否能奉献国家,每位都是英姿焕发的巾帼英雄。

关键在他们的精神教育,如以色列国歌《希望》:「只要心灵深处,尚存犹太人的渴望,眺望东方的眼睛,注视着锡安山岗。我们还没有失去,两千年的希望:做一个自由的民族,屹立在锡安山和耶路撒冷。」他们的国歌是经由全民公投决定,没有任何党派或党国思维,所以人人喜欢唱,并引以为荣,尤其是遇到国家庆典、国际比赛或有战士卫国牺牲时,他们就会唱国歌以示感恩、鼓舞或哀弔,常令人动容。这是因为他们曾经历二战纳粹大屠杀的苦难,让他们珍惜国家的的存在与荣誉。

反观我们国歌,却是国民党党歌,令人不解。前年台大社会系教授李明璁,在其「音乐社会学」课程中曾发问卷给学生,问学生「希望哪些歌能从地球上永久性消失」,居然大多数回答是我们「国歌」和「只要我长大」!李明璁认为,这两首歌都是充满政治威权的宣传歌曲,所以普遍不受年轻人喜欢,应该与近几年来学生逐渐反思军事戒严历史和转型正义的渴望有关。

一首很难让学生认同的国歌,又如何团结民心士气?如果其他党派的人执政时,也将自己党歌当作国歌,国民党与全民又能接受吗?中国与北韩等专制极权的国家,其国歌与党歌不同,更甭提其他民主国家了。如中国的国歌是「义勇兵进行曲」,党歌是「共产国际歌」。为何许多人还没对我们国歌的荒谬性提出质疑?或是想说却不敢说?有这样的心理顾忌,有何资格说我们是自由与民主的国家?换是在以色列,如果有这样的歌曲,老早就受到民众严厉批判了!

以色列各级学校还鼓励老师带学生去参观耶路撒冷的哭墙、大屠杀纪念馆或欧洲纳粹集中营,以培养学生的爱国心与危机意识,了解服兵役的重要,以及为谁而战与为何而战,所以人家均以服兵役为荣,不计较薪水,毕竟没有国,哪有家?

反观我们各级学校老师,几人曾带领学生去参观二二八纪念馆或国家人权博物馆以培养学生爱国心、居安思危与人权的观念?几人以服兵役为荣?几人知道为谁而战与为何而战?只因我们有些军歌到底在高唱捍卫谁的国土?我们的教育又到底给学生甚幺样的国家观念?

各级学校的公民课或历史课,有几所学校师生认真讨论台湾的人权与历史,尤其是以往发生在这块土地上的悲惨历史?他们可知「转型正义」的意义与重要性?德国与波兰等欧洲民众,也会这样质疑其政府的作为吗?克罗埃西亚女总统三年前刚上任不久,就下令将全国各地的前独裁者狄托铜像移走,她这幺做,是在彰显自由、民主与人权的意义,对其国家形象与经济发展均有帮助。为何我们的转型正义反而会被国内一些有心人士曲解为仇恨、对立或影响经济发展?

我们的地理课又在教育给学生甚幺样的地理知识?为何认识中国的大山大河远多于认识台湾的的河川与山脉?可以熟悉中国各地的名胜古蹟、特产与东北有哪三宝,可知台湾有哪些古蹟、特产与人文景观?同心圆的文史地教育乃世界趋势,我们却反其道而行,是否奇怪?难怪有人嘲讽说:「我们所教的中国地理,是人家的历史;我们所教的中国历史,是人家的神话故事!」也难怪作家龙应台女士说:「这是殖民式的教育」,因为她儿子在德国念小一时,老师发给每位学生一张地图,让他们先认识自己社区的地理环境,在慢慢扩大到其它地区。

家长教育方式也不同,台湾家长常问放学回家的小孩:「你今天考了哪些科目?成绩为何,排名为何?」犹太妈妈通常是问:「你今天在学校问了老师什幺问题?与同学讨论甚幺问题?」关键在于以色列人的教育思维是「不畏学术权威与政治威权」,代表犹太人的性格是「不要接受别人给你的答案,要勇于挑战权威,追求真理」。

本身也是犹太裔的伟大科学家爱因斯坦曾说:「提出问题比解决问题重要」,所以才能发明震古铄今的相对论。以色列的教育就是绞尽脑筋,设法教出勇于挑战权威、追求真理的孩子,所以才有办法在近 20 年内,自行培养了 10 位诺贝尔奖得主,并且成为国际新创大国与军事强权。

他们喜欢创新,脑中若有点子,立刻付诸实行,从家庭、学校到各企业皆是如此,所才能成为新创大国。以色列人也很重视菁英教育,问题是,人家的菁英教育,不仅重视寓教于乐与学以致用,更重视良好生活习惯与公德心的培养。

集合以色列最优秀人才的魏兹曼科学研究所,是世界最先进的科学研究中心之一,被顶尖期刊《科学家》杂誌评为外国学术界最佳的研究机构。该研究所的学术自由风气闻名于世,他们的实验室或办公室,几乎从不关门,很多研究员在走廊遇到,常不自觉会聊起来,迸发出许多智慧火花,他们称之为「走廊科学」。该所的研究经费,大部分来自企业的捐献或产学合作,而非全靠政府补助。该研究所曾协助政府或业者,将沙漠变成农场,将垃圾变成黄金,废水过滤后重複使用不浪费,同时大力发展绿能,减少温室效应。

反观我们教育,常需给学生标準答案,否则学生就不知怎幺写;一般学生也大都畏畏缩缩,不敢发问,只会焖着头死读书,因为从小在威权教育的环境中长大,缺乏活泼开朗与冒险犯难的进取精神,所以很少人毕业后愿意出来创业,只想待在学校或企业当研究助理之类的上班工作,或热衷于国考,当白领公务员,只因上班可吹冷气,工作稳定,待遇与福利也不错,因此补习班常门庭若市,这样的国家会有竞争力吗?

台湾的所谓菁英教育,偏重读书与考试,没有培养他们的品德,所以近年来,为何有许多大学教授与学生的品德常出问题?例如,大学有许多学官两栖的教授,没有报备,在外兼职、兼课者一堆,哪有时间做研究?然而这些人的研究经费却拿得比别人还多!有些大学教授还常假公济私,A 公帑自肥,也有人利用职权对女学生伸出狼爪,可说斯文扫地!至于政商界一些名校毕业的,其为人处事又如何?值得肯定吗?

有些中小学老师的素质也很低劣,常以填鸭式方式教育学生,出一大堆没有营养的作业给学生写,不仅压抑学生创意,还让学生没有时间从事其它休闲活动,甚至晚上常需写到半夜,否则要被处罚,让家长气得一肚子火,索性撕掉孩子的作业与课本。类似这样误人子弟的「老师」应该不少,如今立法院已通过教师法,应有助于老师素质的提升。

很奇特的是,以色列军中不太有阶级权威的观念,士兵在营区内外看见长官不用敬礼,下属甚至可以否决上司的命令,因为他们认为,品德与能力决定一切,阶级与权威只会抹煞创意,以致一般以色列军人,平时看似「吊儿郎当」,却很会打战。以军深信,解决问题和扎实训练,远比形式主义来得重要。过去 66 年来,以色列国防军在四周都是敌人的状态下,儘管大小冲突不断,却从未曾吞过败仗,就是明证。

他们在军中服役两到三年,学到很多东西,如战技、防身术、团队合作与负责尽职的观念,更培养未来创业的本钱。他们认为当兵是一种荣誉,不在乎薪水,只有当兵后才算大人。一般企业也重视服过兵役的人,尤其是待过特种部队的退役军人,更是企业争相网罗的对象。唯有如此,年轻人才乐意从军,国防才有力量,国家也才能强盛。

反观我们军中,一向重视阶级服从,路上见到长官或学长一定要敬礼,下属不可以否决上司的命令,否则法办。军中到处还有独裁者铜像与肖像,要军人崇拜。有些军歌有党国色彩,让人不知自己是国军,还是党军?一些年轻人会当兵的主因是,认为当兵只是一种职业,待遇与福利还不错,很早就可以退伍享受终身俸,并非纯粹是为了保家卫国。

十八岁的以色列高中生,只要身心健全,不论男女,规定都要服兵役二至三年,没有家长与子女认为是浪费时间,反而认为是一种荣誉,比读大学还重要,没有当兵才可耻。有些住在国外的犹太人,甚至万里迢迢回国当兵,因为二战期间,犹太人曾遭受纳粹大屠杀的悲惨历史,让他们觉得当亡国奴流离失所的痛苦,毕竟「没有国家,哪有尊严?」只有参透为何,才能迎接任何。

也因为以色列学生都知道,他们学习是为了让自己国家强大,不再受人欺侮,且高中毕业后就要去当兵,以便保家卫国,所以在中小学时,他们上课都十分认真,且老师都很敬业,教育方式又具启发性,学生都乐在学习,因此,今日以色列之所以能成为世界着名的科技重镇、创业王国与军事强权,实良有以也。

反观国人,对于服兵役,普遍不感兴趣,总以为是浪费时间,能避则避,只因缺乏明确的国家认同与危机意识,且军中重视威权与党国思维,所学也常与社会脱节。许多台湾学生也知道,他们高中毕业后几乎都可以直升大学,只是学校可能非自己前几志愿而已,所以在中小学期间,一般学生学习精神都很懒散,只因缺乏人生目标,不知为何学习,且不敬业老师充斥,只会填鸭式教学。无论是学生或老师,大多数人只想到自己的前途与利益,没有考虑到国家的前途与利益,这是我们当今最大的危机。

四年前,中研院举行第 31 次院士会议,和硕联合科技董事长童子贤针对教育制度表示,应从重振技职教育着手,毕竟现在大学太多,技职体系反而不受重视,国家让最富精力的年轻人,花费太多时间在求学上,以致「一大堆人假装在教书,一大堆人假装在读书」,对国家无益,只是编预算养活这群人,但各级学校对经济发展又贡献了多少?难怪童子贤说,推甄与指考只是形式上公平,并无法挑选真才实学者,社会需要一些有远见又认真做事者,不需要一堆只会读书与考试的人。

他还说,台湾 90% 以上生产力最高、体力最好、超过百万的青壮人口,不需服兵役,待在大学受教育到二十二岁至三十岁,毕业后大都不愿意从事技术性工作,只热衷于参加国考当公务员或国营事业员工,因为待遇与福利比其它行业好很多,然而近年来许多公务员、国营事业员工与其主管的表现为何?值得恭维吗?这样的国家能进步吗?有竞争力吗?的确是一针见血!

以色列只有不到 15% 的大学生,75%都是念技职教育,欧美国家也大都是如此。在美国,3% 的大学生愿意考公务员;在法国,是 5.3%;在新加坡,只有2%;在日本,公务员排在第 53 位;在英国,公务员进入 20 大厌恶职业榜。纽西兰更实施一视同仁的退休金,连其总理退休后月领也只有一千多美元左右!关键在于,他们技术人员的待遇比公务员好,退休福利更不错,所以无论在以色列、新加坡或欧洲,大多数人愿意念技职学校。

哪像我们刚好相反,公务员比例位居世界前几名,只因政府只优待会「看公文」、写「等因奉此」的公务员,以致许多人五十几岁退休后,平均月领八成薪以上,至少七、八万,甚至还有许多月领十几万以上的,远比许多上班族与劳工多很多。年轻人尚有何前途可言?为何许多正在努力上班以养家活口的年轻人,待遇始终远不及那些没事可做的退休公务员?

梅德韦杰夫说,年轻人若热衷于国考当公务员,代表民间工作很烂或公务员很爽。法国有学者也认为:「只想考公职,表示政府摧毁了年轻人的精神!」而世上对退休公务员福利最好的是中国和台湾的政府,而台湾更胜一筹!

值得一提的是,犹太人对金钱的态度,认为合法的赚钱是一种美德。其中《塔木德–犹太人的致富圣经》是一本被犹太人奉为圭臬的致富宝典,世界富翁摩根、罗斯柴尔德、索罗斯每日必读。这本书分成:金钱观念、人生观念、经营管理、财务管理等四篇。从此书中可以发现,犹太人普遍很有钱的主因是,他们对金钱抱着正面态度,又懂得做生意。

反观我们教育,由于长期受儒家思想影响,总认为太重视赚钱是罪恶,不应花太多时间在这方面,这正是为何我们许多年轻人低薪的主因之一,因为大家只嚮往「钱多、事少、离家近」的轻鬆工作,担心风险,很少人思考去创业、做生意,所以大家才会普遍低薪,毕竟没有听说上班可以致富的,当然一些心术不正的公务员是例外,否则为何有人三代公务员,却富可敌国,名列富比世排行榜?为何国外有许多「二奶村」?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以色列的教育方式,寓教于乐,引导学生的学习兴趣,重视学以致用,尤其是技职教育,而非花太多时间在读书与考试上,以求得一张虚荣的毕业文凭为满足,值得我们看齐。

我们也应效法以色列,实施精神教育与徵兵制,并将军队塑造成一座人才养成所,而非虚度光阴的地方,这样年轻人才会乐于从军,国防也才会强大。尤其是犹太人的财商智慧,更值得我们见贤思齐。